澳门新浦京网站 > 诗词古韵 > 唐诗鉴赏,李适之怎么进入了大唐王朝权力斗争

原标题:唐诗鉴赏,李适之怎么进入了大唐王朝权力斗争

浏览次数:106 时间:2019-10-17

罢 相

李适之是唐朝的宗室,恒山王李承乾之孙。或许是因为宗室的关系,他进入仕途不需要经过科举。年纪轻轻就被任职为左卫郎将。日后平步青云,一直做到河南府尹。唐玄宗开元二十四年,黄河的支流谷水和洛水泛滥,朝廷屡次派人治水,收效甚微,还耗费了大量的民力和财力。于是,朝廷下诏,令李适之担任治水要职。李适之修筑了上阳、积翠、月陂三处提拔,成功治理了谷水、洛水的水患。因他治水有功,唐玄宗下令立碑纪念。更为尊荣的是,这块碑由永王李璘撰写碑文,太子李瑛题写碑额,同时进封其为御史大夫。从此,李适之正式进入了大唐王朝权力斗争的漩涡中心。

李適之

开元二十七年,对李林甫唯唯诺诺的,被张九龄称为“目不识书”的左相牛仙客去世,李适之接过他的担子,进封为左相。

  避贤初罢相, 乐圣且衔杯。
  为问门前客, 今朝几个来?

李适之有个爱好,那就是饮酒,而且其饮酒的豪爽程度丝毫不逊于李白。但凡饮酒的人,性格都比较豪放,当然,比如李白,比如贺知章。李适之也犯有同样的毛病,“性简率,不务苛细”,用现在的话说,是个有些大大咧咧的人,对细节不过分讲究。不过,这样的人,在权力的斗争中,注定要落败,何况他的对手是老谋深算、口蜜腹剑的李林甫。在和李林甫的斗争中,李适之几乎没有赢过。某天,李林甫找到了李适之,对他说:听说华山有座金矿,富可敌国,但是陛下还不知道。第二天李适之就把这件事情奏知了唐玄宗。李林甫趁机出列说:这件事我早就知道了,不过华山是大唐的龙脉,王气所在的地方,也是当今皇上的本命山,开采金矿会毁了大唐的王气的。唐玄宗听了之后很不悦,对李适之说:你办事太草率,没有李林甫那么心思缜密,日后凡是都要问过李林甫再上奏。李适之听了之后万分惶恐,从此唐玄宗也对他日渐疏远了。

  这是一首因事而写的讽刺诗。

没过多久,李适之的好朋友刑部尚书韦坚等人陆续被李林甫诬陷罢职,李适之自感不能幸免,主动上书要求免去其相职。天宝五年,唐玄宗遂了他的愿望,罢去其相职,改授太子少保。就这样,李适之五年的任相仕途无疾而终。

  李適之从天宝元年(742)至五载担任左相。他是皇室后裔,入相前长期担任刺史、都督的州职,是一位“以强干见称”的能臣干员。而他性情简率,不务苛细,待人随和,雅好宾客,“饮酒一斗不乱,夜则宴赏,昼决公务,庭无留事”,又是一位分公私、别是非、宽严得当的长官。为相五年中,他与权奸李林甫“争权不协”,而与清流名臣韩朝宗、韦坚等交好,所以“时誉美之”。但他清醒了解朝廷尖锐复杂的政治斗争和自己所处的地位,只自忠诚治理事务,不充诤臣,不为强者。因此,当他的友好韦坚等先后被李林甫诬陷构罪,他就“俱自不安,求为散职”。而在天宝五载,当他获准免去左相职务,改任清要的太子少保时,感到异常高兴而庆幸,“遽命亲故欢会”,并写了这首诗。

在其任职期间,工作也算勤奋,所谓“在公克勤”,他政治清明,宽厚仁爱,深受士民的爱戴。

  就诗而论,表现曲折,但诗旨可知,含讥刺,有机趣,允称佳作。作者要求罢相,原为畏惧权奸,躲避斗争,远祸求安。而今如愿以偿,自感庆幸。倘使诗里直截把这样的心情写出来,势必更加得罪李林甫。所以作者设遁辞,用隐喻,曲折表达。“避贤”是成语,意思是给贤者让路。“乐圣”是双关语,“圣”即圣人,但这里兼用两个代称,一是唐人称皇帝为“圣人”,二是沿用曹操的臣僚的隐语,称清酒为“圣人”。所以“乐圣”的意思是说,使皇帝乐意,而自己也爱喝酒。诗的开头两句的意思是说,自己的相职一罢免,皇帝乐意我给贤者让了路,我也乐意自己尽可喝酒了,公私两便,君臣皆乐,值得庆贺,那就举杯吧。显然,把惧奸说成“避贤”,误国说成“乐圣”,反话正说,曲折双关,虽然知情者、明眼人一读便知,也不失机智俏皮,但终究是弱者的讥刺,有难言的苦衷,针砭不力,反而示弱。所以作者在后两句机智地巧作加强。

唐天宝五年,李适之在和李林甫的政治斗争中落败,自请免去左相一职,改授为太子少保。李适之终于卸下了一身重担,对此感到无比轻松和欣喜。当天晚上宴请亲朋好友,在席间作诗道:避贤初罢相,乐圣且衔杯。为问门前客,今朝几个来?意思是说,我给贤者让了路,所以我不当宰相了,而我也乐意这样天天饮酒,不再有当宰相的时候那么多繁琐的公务要处理了。只是昔日门前车马络绎不绝的宾客,今天在我罢相的时候,又有几个肯来呢?

  前两句说明设宴庆贺罢相的理由,后两句是关心亲故来赴宴的情况。这在结构上顺理成章,而用口语写问话,也生动有趣。但宴庆罢相,事已异常;所设理由,又属遁词;而实际处境,则是权奸弄权,恐怖高压。因此,尽管李適之平素“夜则宴赏”,天天请宾客喝酒,但“今朝几个来”,确乎是个问题。宴请的是亲故宾客,大多是知情者,懂得这次赴宴可能得罪李林甫,惹来祸害。敢来赴宴,便见出胆识,不怕风险。这对亲故是考验,于作者为慰勉,向权奸则为示威,甚至还意味着嘲弄至尊。倘使这二句真如字面意思,只是庆贺君臣皆乐的罢相,则亲故常客自然也乐意来喝这杯酒,主人无须顾虑来者不多而发这一问。所以这一问便突兀,显出异常,从而暗示了宴庆罢相的真实原因和性质,使上两句闪烁不定的遁辞反语变得倾向明显,令有心人一读便知。作者以俚语直白写这一问,不止故作滑稽,更有加强讥刺的用意。

前两句道出了他现在的境况,皇帝很高兴,我让贤了,而朝中的事情跟我也没关系了,我尽情饮酒,公私两便,各自精彩。“乐圣”是一语双关,一是指代皇帝,二是指代酒,古时称清酒为“圣人”。而第三、第四两句,则道出了今时今日寥落的心情。虽然他并没有为自己罢相的事情感到难过,但昔日车马盈门的宾客,今日来的,才算是真正的亲友了。此时和当时情况迥异,敢来赴他的宴的,都是不怕得罪李林甫的。这两句中,似乎还带着一些自讽和嘲弄的意思。杜甫在《饮中八仙歌》中特意引用了这首诗,衔杯乐圣称避贤,可谓酒逢知己,诗逢知音。

由于使用反语、双关语和俚语,这诗蒙有插科打诨的打油诗格调,因而前人有嫌它过显不雅的,也有说它怨意不深的。总之是认为它并未见佳。但杜甫《饮中八仙歌》写到李適之时却特地称引此诗,有“衔杯乐圣称避贤”句,可算知音。而这诗得能传诵至今,更重要的原因在事不在诗。由于这诗,李適之在罢相后被认为与韦坚等相善,诬陷株连,被贬后自杀。因而这诗便更为著名。  (倪其心)

然而,李林甫并没有打算就此放过李适之一党。没多久,李适之的好友御史中丞韦坚被李林甫陷害,被流放到岭南,不久便遇害。李适之感到惊惧交加,服毒自尽。一代清流,竟死于奸臣之手,可谓惋惜。当时人们把李适之和张九龄相提并论,他为了朝纲清正,和李林甫“争权不已”,最终却死于非命。如他一直担当宰相,虽不敢说能像姚崇、宋璟那样延续“开元盛世”那样的辉煌政绩,但也不至于像李林甫那样误国误民,至少安史之乱没有那么快爆发。

文章来源: 点击次数: 作者:倪其心

李适之的死,让他的这部作品更赋予了神秘色彩,此诗也因此变得更为着名。

本文由澳门新浦京网站发布于诗词古韵,转载请注明出处:唐诗鉴赏,李适之怎么进入了大唐王朝权力斗争

关键词:

上一篇:宋词鉴赏,一曲离歌话悲欢

下一篇:没有了